首页关于百道工作机会百道慧加入我们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百道猎头 > 百道慧 > 百道视角
“我是中国最大的‘负翁’”
来源: | 2016-08-25 18:13:32
 

2015年中,伴随着中国股市的一波大牛市,一大批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企业,轮番以“华尔街不懂中国”为名提出退市,回国寻找正确的“公司市值”。截至是年年底,提出私有化计划的中概股企业已达34家。

中概股轮番“跑路”,不仅引发了美国投资者对中国企业信誉的强烈质疑,也让国内投资者极为不满。随着熊市降临,满腹怒火的股民全世界找发泄口,退市回国的中概股也成了集火目标,有舆论指责这些企业是为了套利和新一轮圈钱。

这批企业中,奇虎360是体量最大、最具知名度的一家,因此“吸收了最多的伤害”。8月22日,一直对退市讳莫如深的周鸿祎,终于忍不住外面的说三道四,公开回应了市场上流传的诸多传闻,说明了一些他认为“可以公开”的事实。

 

+

 

华商韬略就此梳理了其中的几个关键点:

1.360退市的最主要原因是“几年前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找我谈了好几次话,是国家一个很明确的期望”;

2.中国的核心企业安全、国家安全,未来包括基础设施的安全掌握在一家名义上是外资企业的手里,国家肯定没有安全感;

3.360因退市贷款了200多亿人民币,我现在是中国最大的“负翁”;

4.说退市是为了套利的都是“傻帽”,这些人不懂私有化,也不懂回归所面临的困难和风险;

5.各类借壳传言都是扯淡,360现在没有任何借壳上市的考虑;

 

周鸿祎的言论直接让剧情大反转:我为了国家负债几百亿,傻冒们却说我是套利。舆论随即就此展开热议,有人认为“老周自始至终都是个爱国企业家,对得起他的一身红衣”;有人则说“能把圈钱讲得这么清新脱俗,我只服周鸿祎”。

外界如何评判,周鸿祎或许并不在意。互联网戎马半生,他什么仗都打过,什么风浪都见过,有评论称:有360的地方,必有骂战。有周鸿祎的地方,纷争不断。

20年间,互联网行业数得上名的巨头,几乎都和他“打过架”。打百度,他和李彦宏“多次发生激烈的身体接触”;打腾讯,他让马化腾“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”;打中国雅虎,他和马云像孩子一样相互赌咒,号称“老死不相往来”……他将这些仰之弥高的明星拉下马,在互联网规则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他将自己打靶的成绩单,挂满了办公室的墙壁,用身穿迷彩、手持AK47的漫画作为微博头像。多年战役间,他输多赢少,但从不服气。

 

+


有人尊他是“战神”,有人说他是“流氓”,周鸿祎不在乎。或许在他看来,一切战斗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——他曾是中国互联网规则的创建者之一,但因一次错误决定,失去所有。

在实现这个目标前,势必征战不休,刀光不止。

 

 

“从小到大,打架就没怕过谁”

 

 

俗话说三岁看到老,周鸿祎好战的性格由来已久。幼儿园时候,他就喜欢和人打架,“从小到大打架就没怕过谁,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,都会奉陪。”

他个子小,打不过别人,但是坚持要“挨揍”。父母对他打架的事情深恶痛绝,因此他常常是回家被父亲揍,第二天去学校接着找人打。

一直到读大学,他还是这样。因为帮同学出头,他被混混捅了一刀,至今阴雨天仍隐隐作痛;买东西和老板发生口角,他被人追着打了一条街。尽管周鸿祎没有承认,但是从披露的“线索”可以得知,他吃亏的比例占了大多数。

 

+

 

好斗的人,往往比较好胜,周鸿祎坚信自己能出人头地。在西安交大攻读研究生时,他先后办了两家公司,却均失败告终。

后来他琢磨,自己闷头干不科学,应该去大公司看一看,学习现代化的技术和管理方法。于是毕业时,他去了当时国内软件行业的老大——方正集团。

在大公司,周鸿祎也很快出了名。他觉得公司的电脑不行,自己花钱攒了一台,天天扛着主机上下班。同事们私底下议论这人是不是“有毛病”,但是又不敢说太过,因为腹诽的对象确实很能干。

从程序员到项目主管、部门经理、事业部总经理,周鸿祎在2年多时间里成了方正研发中心的副主任,期间,他组织开发了中国第一款拥有自主版权的免费互联网软件——飞扬电子邮件系统。直到今天,他还牛气哄哄得说:“当年,我是方正最好的程序员。”

当时国内的网速慢,中国网民也很难记清那些英文域名。上网的常态,经常是一边兴奋,一边气得骂街。“大程序员”周鸿祎就想,能不能创新一个中文上网的方式,用户不用记域名,在地址栏输入中文就能直达网址。

他说当时的理想很单纯,就想着这事儿利国利民,没想过赚钱。他找到上司,希望批准这个项目,帮他招点人,但是遭到了否决。

周鸿祎很不服气,他认定“中文域名”可以改变互联网,公司不认可,他决定离开。他和妻子、方正的同事胡欢商量,胡欢说:“最不济,也可以回去打工。”创业初期没收入,便由妻子解决他的温饱问题。他和胡欢在北京南城租的三居室,夫妻俩住了其中一间,剩下的分给员工住。

1998年10月,周鸿祎成立了国风因特软件公司,网站名字叫3721,意思不管三七二十一,都能找到你想要的。

 

+


这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。3721让他从一个不知名的程序员,成了掌控互联网的一方诸侯。但同时,也成他一生最大的污点,时至今日,舆论在谓其“恶棍”、“流氓”时,必然会提及3721。这个网站让他成了国内软件绑架的鼻祖,并因此得到了一个响亮且不堪的名头——“流氓教父”。

而周鸿祎自己说,3721是他干过最失败的一件事儿,他是互联网最大的失败者。

 

 

打百度、打CNNIC——和李彦宏多次发生激烈的身体接触

 

 

最失败,因为曾经的他“最成功”。

周鸿祎搞中文搜索时,大洋彼岸的Google刚成立一个月,李彦宏还在硅谷找机会。中国的搜索市场就是一块处女地,任其驰骋。

 

+


开拓期,周鸿祎开始展露其特质:秉持开放,优待伙伴。线下,他自己到一线招募代理商,经常一天跑三四个城市,和代理商们喝得称兄道弟。他给代理商的提成,高达70%。

线上,他联结一众网站和软件,用户打开某个网页或是安装某软件时,系统便自动安装3721插件,网站和软件业主随即从3721处领得分红。

双管齐下,3721的风头一时无两,2001年,全国超过95%(7000万台)的电脑安装了3721,几乎每一位网民,都和这款插件打过交道。

风光无限之际,他迎来了对手。首先是全称为“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”的CNNIC,这是家有官方背景的企业。

CNNIC也在推广中文域名,但是和3721的发展如隔云泥,便产生了招安的念头。周鸿祎也想傍上官方的大树,可对方提出的条件骇人听闻:不仅要交出技术、注册系统、源代码,还只许下5年的特许经营权,运营费得3721自己出。意思就是将3721变成CNNIC的代理商。

周鸿祎岂是甘心将成果拱手相让之人,他开始反击。期间,他广泛联系媒体,这件事被描述成了一家官商不分的机构,企图霸占互联网创业者利益的不法故事。双方一直闹到信息产业部,最后不了了之。强大的官方对手,没能在周鸿祎身上拔下一根汗毛。

这事儿过后,周鸿祎的名头更大了。2002年,3721的年营收超过2亿人民币,纯利6000万。同时期的搜狐、新浪、网易们,还在亏损中挣扎,经营艰难的马化腾,甚至差点为60万把QQ卖了。

 

+


腰缠万贯的周鸿祎,砸了2000万给央视,将“不管三七二十一,中文上网更容易”的口号打响了中国。

如此利润令人眼红,对手们开始抄袭他的法子。CNNIC、以及后来者百度,也在用户上网、下载时绑插件,浏览器的方寸之间,3家公司展开了殊死搏斗。

这场战争堪称中国互联网“第一枪”,运用到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,包括驱动、变形、反卸载、自我保护。简而言之,3家企业的插件比病毒还狠,专业的程序员都很难将其卸载。

网民的电脑成了主战场,苦难随之而来。他们互删对手的客户端,更甚至,只要用户运行了对手的插件,电脑就会自动蓝屏。

 

+


对于这场战争,那一代的青少年有着更痛苦的记忆。因为合作软件鱼龙混杂,用户即使没有登陆不健康网站,插件里也经常提示不健康信息,怎么都删不掉。父母见之惊怒万分,青少年网民百口莫辩,一顿胖揍随之而来。如此“深仇大恨”,自然该归到这3家公司头上,周鸿祎作为这类手段的始作俑者,吸引了绝大部分仇恨。

大战中,CNNIC逐渐败退,3721和百度则愈战愈烈,两家公司从线上打到法院。走出法院时,周鸿祎和李彦宏仍面红耳赤得争论不休,挽起袖口要比划比划,并“多次发生激烈的身体接触”。

打着口水战,周鸿祎的心底开始犯急。3721的市场占有率仍旧超越百度,盈利水平更是大幅领先,但一方面,百度是网页搜索,拥有超越3721的技术;另一方面,李彦宏拍案排众议,力推竞价排名,这种“谁给钱多”谁第一的商业模式,比3721的“唯一指向型”更有潜力。没有变革,3721的好日子过不长。

周鸿祎也决定做网页搜索、攻技术,刚有点成绩,杨致远找上门来。2003年,中国雅虎整合业务,希望通过搜索做大门户,杨致远选择并购,相继向百度和3721提出了收购意向。

 

+


百度开价1.5亿美金,3721开价1.2亿美金,于是,雅虎买了3721,周鸿祎成了雅虎的中国区总裁。

多年后,这成了他最后悔的抉择。此后的时间里,他一边和杨致远、马云隔空骂战,一边看着李彦宏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(2013年)。这份酸爽,各位看官自行体会。

 

 

打网易、打杨致远——打掉了自己两颗门牙

 

 

周鸿祎卖3721,并不是为了1.2亿美金。

他回忆称,当时太想做网页搜索,雅虎“诱惑”称可以提供和Google相匹敌的搜索技术,他便义无反顾。“雅虎的资金、品牌和技术,加上我的渠道、客户端和运作能力。我们不仅能灭了百度,把Google都能给灭了,所以就加入了豪门。”他说。

周鸿祎将3721超过200人的队伍全部带到了新东家,为了做好新旧团队的磨合工作,他掏钱请公司上下到三亚玩。饭席里,他回应了所有手下的敬酒,别人喝多少他喝多少,醉得没有人样,以至于掉进游泳池摔掉了两颗门牙。

回到北京后,战斗力惊人的团队,将中国雅虎推向了事业顶峰。
 

+


周鸿祎多线开花,在雅虎传统的“门户”概念上,他力推房产、汽车、娱乐等面向白领的内容,还率先将电子邮箱推广到“G时代”,带领雅虎邮箱超越一众对手,直接打到了网易“家门口”。

这一役,周鸿祎靠的还是开放、合作的理念。雅虎和各领域互联网公司合作,给对方提供其网站域名为后缀的邮箱,也就是如今常见的企业邮箱,依靠合纵连横的战略扩大市场占有率。

此前,网易一直依靠邮箱技术独领风骚,占据市场过半份额。雅虎迎头赶上后,丁磊不得不顶住成本压力,扩容邮箱,才稳住江湖地位。

然而,周鸿祎做门户,实际是为了向东家交差,搜索才是他心底的根。弄完门户,他马上推出了独立网页搜索品牌“一搜”,喊出“中国最大的娱乐音乐搜索”的口号,主打MP3搜索。

 

+


一搜加上中国雅虎的搜索量,超越当时的Googl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,和百度旗鼓相当。两头并进,第一年,中国雅虎就实现了4000万美元的营收,纯利超过1000万美元。

表面上看,中国的雅虎的势头大好,但是水面之下,暗流涌动。杨致远的血液是“紫色”的,他开创了门户,也坚定于门户。雅虎收购3721,是希望以搜索为入口,做大门户业务。

周鸿祎做一搜,并没有得到总部同意,因为业绩好,才被默许。第二年,他想投入更多钱做搜索,杨致远不同意,矛盾开始激化。

此后的事,众说纷纭。周鸿祎开始厌倦雅虎那股巨头跨国公司的官僚气息,他回忆称,雅虎对中国区提出了不合实际的业绩要求,却又不肯投钱,典型的“又要马儿跑,又要马儿不吃草”。

为此,他和杨致远闹得不可开交,乃至彼此仇恨。2005年8月,周鸿祎离开雅虎。

这并不是一次“和平分手”。坊间传言,杨致远给很多认识的VC(风险投资)写信,请他们不要投钱给周鸿祎。而后来,周鸿祎的360网站,捆绑了这样一个域名——fuckyahoo.com。双方的间隙之深,可见一斑。

10年后的今天,周鸿祎仍在念叨:“我认为上帝已经惩罚了(雅虎)这家公司,企业都是被自己打败的,自己做了错误决定。”

这是一场令外界扼腕叹息的“婚姻”。杨致远最终决定押宝马云,开始了又一次不甚愉快的合作。而周鸿祎,则在中国雅虎存有无限可能的时段,黯然离席。

 

 

打马云——“打垮”中国雅虎,“成就”马云最大的败笔

 

 

告别雅虎后,周鸿祎成了IDG的合伙人。他先后相中了迅雷、Discuz!、酷狗等业内领头的企业,赚了不少钱。

 


 

但是,周鸿祎越来越焦虑。熟悉他的人称,老周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,所以当年选择出售3721。当了投资人后,他对企业缺乏掌控,不能左右其成败,因此更感不安。

另一方面,成王败寇,舆论开始给周鸿祎贴标签。2006年,李彦宏的百度已经独步天下,而他却坐实了“流氓软件之父”的头衔。周鸿祎反思说:“因为过度竞争导致忽略用户,是3721最大的污点,虽然不是出于主观,但是对用户造成了伤害,这一点我认账。”

他随即话锋一转:“这一切都是可修复的,出售3721,导致错失搜索市场,才是最大的错误。”因为这个错误,他失去反攻的能力,落下一身骂名。

不甘如此退场,周鸿祎选择重回一线。2006年8月,他出任奇虎360董事长,招齐旧部,研发了免费软件“360安全卫士”,专门卸载他所发明的“流氓软件”,百度助手、雅虎助手等一大批根深蒂固的插件被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 

+


这是一次奇怪而又精妙的归来。

奇怪在于,360卸载的最大目标,是周鸿祎的“亲儿子”雅虎助手。当时,中国的互联网一片黑暗,各种流氓软件发展至顶峰,网民叫苦不迭。360推出卸载业务,受到了广泛欢迎,软件发布的头两个月,每天卸载的恶评软件就达100万个,其中雅虎助手的日均卸载量是60万。

外界看不明白:周鸿祎这是在为民除害,还是单纯的报复雅虎?

随后的发展,证明外界有点小看他了,周鸿祎要做的,远不止报复。那时候,他总说腾讯是自己最欣赏的企业,做产品就应该像QQ那样,刚开始不想着挣钱,先积攒用户数。因此360出的软件,一律免费。依靠这一战略,短短1年多时间内,360的用户就发展至1.6亿,网民覆盖率超过60%,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个人网络安全软件。

精妙在于,周鸿祎选择卸载流氓软件,属于网络安全的范畴,但是他没碰木马、杀毒,没有触及老牌杀毒软件的利益。因此,在业内对其口诛笔伐之际,瑞星、金山等企业选择沉默,“偷笑”着坐山观虎斗。

最先和周鸿祎开骂的,是他的老同事,时任雅虎中国执行总裁的田健,其后,马云也介入其中,双方你来我往,从职业道德“互喷”到个人品质,像小孩子一样赌咒永远不和对方发生业务关系,“老死不相往来”。

 

+


你可以理解马云的愤怒。当时,阿里巴巴已经接手中国雅虎,3721是其第一收入来源,年营收超过5亿人民币。周鸿祎将其卸载,是釜底抽薪,让雅虎断了流量,彻底失去了收入。这个事件直接导致中国雅虎就此衰败,退出中国,也“成就”了马云叱咤风云史上最大的败笔。

之前是“流氓教父”,是用户眼中的恶棍,现在是“断人财路”,成了业内的恶棍。周鸿祎“混不吝”,反正有“流氓教父”的名声垫底,再差也就如是了。更何况,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是为过去的错误埋单,是“替天行道”,因此理直气壮。

很快,周鸿祎决定把替天行道的大旗举得再高一点。于是,瑞星、金山再也坐不住、笑不出了。

 

+

 

 

打瑞星、打金山——打断杀软的产业链,没人愿意再写病毒

 

 

免费杀毒,周鸿祎坦言,自己以前也没有这个想法。他做360,只是想“杀光”流氓软件,完成光荣的使命后离开。但用户数量过亿后,他就琢磨得往“深了走”。

流氓软件没了,360要创立新的价值。从给操作系统打补丁,到其后的垃圾清理、系统恢复、安全下载、查杀木马,这款不起眼的软件,管的领域越来越宽。
 

+


2007年,周鸿祎想,既然叫“安全卫士”,就该把网络安全都给管了。于是,他在一次互联网的聚会上说:“目前杀毒软件的利润都是暴利,是流氓……”会后,他多次公开呼吁杀毒软件免费,找杀软品牌谈合作。但是,谁愿意把辛苦研发的产品免费送出去?没人理他。

周鸿祎决定自己做,传统杀软厂商都笑他“贪心不足蛇吞象”,免费杀毒,这事儿别说中国,全世界都没人这么干。

接下来是一场时间跨度很大的战役。最开始,有杀软CEO打电话给他,说:老周你不能这样,这不是砸别人碗,这是砸锅了。周鸿祎不为所动,于是,口水战开始,从卡巴斯基到金山,再到瑞星,一众老牌杀软前赴后继。

 

+


一边“对骂”,一边研发产品,从最开始“烂到免费也没人用”,到后面全包全揽、无毒不杀,2009年底,360杀毒的装机量也过了亿,“杀毒免费”就此成为主流。口水战随即停止,金山、瑞星相继宣布免费。

杀毒软件不要钱了,病毒也骤减。并不是因为杀毒软件的性能大幅度提升,而是中间的利益链断了,愿意写病毒的人少了,这种因果关系,不言而喻。

这场战役中,周鸿祎和雷军频繁交火。他和雷军夫人是同学,两人认识多年。周鸿祎在方正打工时,雷军已经入主金山,后来,周鸿祎几度沉浮,雷军转战做投资人,却郁郁不得志。“免费之战”后,2009年底,雷军和朋友喝得酩酊大醉,随后创立小米。

竞争对手的地盘不断缩减,在杀毒领域,360已无敌手。但是周鸿祎仍不安心,如前文所述,他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。“如果有一天,用户不需要360了,该怎么办?”他在焦虑中思考极致,探寻最好的用户体验。

周鸿祎觉得,人都是懒的,用户不想知道过程,只问结果。于是,他将360变成了“懒人专用”:点一下绿色小球,解决所有问题,一键更新、一键杀毒、一键提速、一键重装……

用户被“惯坏了”,他们将对“懒”的要求,延伸到了其他软件。这之后,在中国互联网领域,用户体验被放在越来越重要的位置,各类软件中,“一键”比比皆是。

这是周鸿祎最大的贡献,远超为用户省下杀软的钱。

 

 

打腾讯——打得QQ“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”

 

 

+


2010年初,360安全卫士的用户数量超过3亿,覆盖国内超过80%网民,成为仅次于QQ的国内第二大客户端软件。

副总裁向周鸿祎抱怨:有了这么大的用户资源,为什么不多开点业务线,比如提升一下广告收入。周鸿祎回复:不想赚小钱。

公司会议上,他说:“如果今天没了Google、腾讯、Facebook,将不可想象,但坐电梯时没了广告显示屏,好像也没什么。”

所以他坚持向腾讯学习,依靠免费服务聚集海量用户,继续圈地。360架构了“四级火箭”,分别是安全产品、浏览器、网址导航、搜索引擎。

这意味着,他给360四面树敌,在每一个领域,360都面临至少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。很快,抢占入口的战役再次打响,这一次的敌人,是周鸿祎倍加推崇的老师——腾讯。

2010年,腾讯推出QQ医生,界面及功能酷似360,随后又升级至QQ管家。该软件涵盖了360安全卫士所有主流功能,用户体验与360极其类似。针对QQ用户,腾讯开始了大规模强制安装。

 

+


这一招打得周鸿祎措手不及,他没有料到做杀毒,也会碰上互联网人老生常谈的问题:“生,死,腾讯”。凭借QQ庞大的用户基础,QQ管家将直接威胁360在安全领域的生存地位。

周鸿祎坐不住了,他先是发布了针对QQ的“隐私保护器”工具,宣称实时监测曝光QQ偷窥用户个人隐私文件和数据的行为,后又干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:推出“扣扣保镖”,阻止腾讯的广告弹窗。72小时内,扣扣保镖的下载量突破2000万。

事情就此闹大。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,向来只有QQ断人财路,何曾被人欺到头上?腾讯的反应极为强烈,称扣扣保镖是标准的外挂行为,并拉来金山、百度、傲游、可牛等公司,联合发布了《反对360不正当竞争及加强行业自律的联合声明》。

周鸿祎并没有就此收手,于是事态进一步升级。2010年11月3日晚6点,腾讯给所有QQ用户发了一封公开信,称“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”:将在所有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。

 

+


消息一出,业界震动、网友愤怒。互联网战争,第一次打到了用户身上,强迫用户“二选一”。漫天的评论中,周鸿祎站在有利的位置,毕竟“弱者”更能赢得支持。但身为弱者,360注定在打一场赢不了的战争,腾讯宣布“决定”的当天,被迫卸载的360用户高达6000万。

周鸿祎选择妥协。360悄然下线了扣扣保镖,并发表声明称保证360和QQ可以同时运行,愿搁置争议,让网络恢复平静。

这件事的恶评、影响力太大,工信部、公安部先后介入,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双方不再纷争。不久后,两家公司分别发表了致歉信,事态就此平息。

不过战争的痕迹仍在。2014年,一向面无表情、风淡云轻的马化腾,在一次会议上谈及360时,依旧勃然变色。

 

+


周鸿祎不想这样。他曾经的部下、现金山网络CEO傅盛曾说:周鸿祎尊崇强者,信奉弱肉强食、适者生存。所以,他一直在想办法化解仇怨。周鸿祎说自己曾找马化腾聊天,但“马化腾好像不大想理我”。

 

 

打搜狗、打乐视、打小米、再打百度——战役不断,谁胜谁负?

 

 

+


和腾讯打了一架之后,周鸿祎或许觉得,和巨头开战不过如此,后面,他的战斗愈发频繁。

先是百度。周鸿祎放不下对搜索的执着,悄悄上线360搜索,一礼拜流量份额便达10%,相对应的,百度的份额从74.14%跌至64.01%。随后,百度斥责360“肆意抓取百度数据,不遵守互联网基本协议”,旗下产品开始“封杀”360浏览器。

随后,搜狗也来参战。3B大战变成了一语双关、外界看笑话的“3SB”之战。

打着搜索的仗,周鸿祎又高调宣布做手机,称“谁阻拦我做手机就干谁”。他拿出近5亿美元和酷派合资成立了品牌奇酷。过程中,他先和雷军互呛,随后后院着火,被乐视拿下了酷派的股份。于是骂战又起,胡言秽语满天飞。

一番你来我往的交火后,周鸿祎拿下奇酷(360手机)的控制权,并号称要打败所有对手。之后,360手机大举“极客”的旗帜,力求通过性价比、科技感和安全性来抢占市场。在这片新的战场上,周鸿祎胜算几何,仍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

+


对于周鸿祎的战争,舆论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——打了这么久,不累吗?

但对于周鸿祎而言,就像小时候一样,他一打就停不下来。打架的结果也与以前一样,大多是时候,他比较吃亏。

打李彦宏,对手坐拥搜索大半壁江山,360谨守第二的位置,早年双方一连十几场官司,360全部败诉。

打马化腾,在官司上,他一样败诉。双方的法律战有点搞笑:360团队针对案件,恶补了多篇经济学论文,沾沾自喜之际,一打听,腾讯找的团队里有经济学家、泰山北斗David Evans,而他们恶补的论文,多半就是David Evans所著。那种感觉,好比你刚学了几招三脚猫太极拳,要找人打架,结果对手是张三丰。

打马云,周鸿祎虽然“灭了”中国雅虎,但是2011年,马云要求阿里巴巴暂停一切针对360的广告业务。消息称周鸿祎亲赴杭州谈和,这之后,两人才握手言和。

打王小川,他吃了闷亏。最初,他努力说服张朝阳,让搜狗独立出去,并与王小川谈协议,入股搜狗,一起对抗百度。但结果是,搜狗独立后,阿里巴巴、腾讯先后入股,没有360的份。

打手机品牌,他遭遇背叛。酷派的资源并没有倾向双方合资的品牌,反而将母公司的股份出售给乐视,搞了一场“婚外恋”,气得周鸿祎发朋友圈称要“fu*k回去”。

 


 

唯一打赢的,是杀软品牌。可是,“杀软老兵”里走出了一个雷军,搞的小米比他360成长还快。

可是谁又能将他划分到“输家”阵营?

在各方巨头已经书写好规则的互联网十方丛林里,他靠不断征战强行杀开了一条血路。在“吃亏”间,他的360软件下载量突破10亿,PC端市场渗透率96.6%;其手机软件有8亿用户,渗透率近70%;360还是中国第一大浏览器公司,活跃用户4亿,渗透率超过70%。在企业版安全软件端,周鸿祎的客户已经超过100万家,覆盖了数千万终端。

从各个层面上看,360都是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和手机安全产品和服务供应商,全球范围内也是无可争议的前三甲。作为一家安全巨头,他还做搜索、浏览器、团购、游戏、文化产业……每个领域,他都分得一杯羹。

 


 

他“强迫”资本世界读懂360这种前所未有的模式,带领公司登陆纽交所,超额认购达到40倍。这之后,他还觉得别人不能理解他和360。他称360的总资产超过200亿,现金超过100亿,相较之下,600亿的市值“配不上”公司的规模和营收,因此决定展开私有化大计。

 

 

打纽交所——为国家安全背负200多亿的债

 

 

周鸿祎觉得360在纽交所的市值和公司价值不匹配,但这并不是他一心退市的主要原因。在美国“混着”,虽然股价不高,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慢慢发展还是有很多机会。

 

+


之所以回来,是因为360的“身份问题”。360是一家由中国人控制、主要市场在中国的企业,它负责中国几亿部手机、几亿台电脑的安全。但是从资本角度看,360是一家外企,其大部分投资人都是境外投资机构,又在美国上市。

国家对网络安全的问题很重视,用户网络安全、企业安全掌握在一家名义上是外资企业的手里,这样的情况不符常理。相关部门在几年前就曾多次找周鸿祎谈话,希望他解决“身份问题”。

周鸿祎实际也饱受身份困扰,美国同行终究还是将他当成中国公司来防范。之前,他希望斥资收购挪威公司Opera,藉此做强手机浏览器业务。这笔收购看似和安全没关系,和美国关系也不大,但是美国方面还是没有批准,原因是Opera在美国收购了一家广告公司,掌握了很多广告浏览客户的信息,他们认为这些用户信息如果泄露给中国公司,可能会给美国造成影响。

 

+


“我们和其他一窝蜂退回来的公司,最大的不一样是动机。”周鸿祎说:部分公司的目的是炒个股票赚个钱,这种行为国家肯定不予支持,但是各级机构对我们都非常支持,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将360变成内资。360的回归给中国的网络安全吃一颗定心丸,让整个中国国家企业的网络安全更有保障。

360退市实际不像外界想象般简单。私有化过程中,股东数量少、体量小是优势,而360则是亚洲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私有化交易,其退市本身就意味着很大风险。

360的退市价格每股77美元,是发行价的5倍,很多投资人不愿意退出,周鸿祎还得给出溢价,整个计划的成本大约在100亿美金。

因为需要动用的资金金额太大,除融资外,360还找了多家银行财团进行贷款,按照周鸿祎的说法,他现在负债200多亿人民币,是全中国最大的“负翁”。“如果不是为了网络安全的需要,我不会做这种决定。”

经过1年多时间的“折腾”,360退市的任务已经完成,不过花了这么多钱、背了这么大债,360肯定需要在资本市场“找回来”,其具体如何操作,外界众说纷纭。

可以预见的是,不管360在国内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如何,其间纷争必不可少。在打完了纽交所后,这位“战争之王”还得在A股打一场持久战。

 

 

战争之王其人

 

 

多年征战间,周鸿祎将360打上了与自己一样的烙印——不高高在上,但没人敢忽视。

 

+


戎马半生,他“没有朋友”。2013年被“围剿”时,周鸿祎有点凄凉,对媒体说:“大佬都不是我的朋友”。

他想不通这件事,因为他觉得“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”,而自己是一个很好的队友。

这并不是周鸿祎自封的头衔,对于360的人而言,他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导者。团队中,很多人从3721开始追随他,直到今天。

每个星期,周鸿祎都给公司全体发邮件,推荐书、讲开拓思路的理念,有任何新的想法,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分享给整个团队。

他也不吝分享经济财富,360上市的时候,他和公司副总的股份占16.3%,而员工的股份则高达22.7%。

他和团队说,做事业一定要有血性。他对这个词有很多种“诠释”,其一是汶川地震时,他是第一批进入震区的IT老大。他和团队只做一件事情:搬运尸体。满目疮痍之间,360的人,一边呕吐一边搬尸体。

 

+


他说在经营团队方面,自己的方法不多,远远比不上马云。但自己是业内最好的产品经理,最懂得用户需求。他经常在夜里私信回复批评他和公司的人,向对方请教问题。用户的反馈,从产品至鸡毛蒜皮的小事,他比专管这事的人还先知道。

用户面前,他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非议之下,他又“横眉冷对千夫指”。他称不太在意外界的非议,习惯我行我素。只要认定的事情,不管别人怎么说,他坚决不改。因此,喜欢他的人说他“真性情”、“不装”,厌恶他的人说他是“流氓”。

誉满天下,谤亦随之。关于周鸿祎的争论,不管是业内还是外界,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
人人网的CEO陈一舟曾说:周鸿祎是个伟大的战士,他不会被干死的。

这句话说的不完全正确,因为大多是时候,都是他主动找人“干架”。

上一篇90后员工和80后领导互喷,70后点.. 下一篇熊晓鸽:怎样拿到他的钱?
 
 
2011 Bestwayhr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46781 Email:hr@bestwayhr.com
扫描关注微信二维码